《窄门》,爱情里无限接近的自由

时间:2019-08-07 来源:www.antalyaligkurulu.com

og东方馆

  《窄门》是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的经典小说,描绘了一个以悲剧结局的爱情故事。在这部作品里,不管做出任何牺牲都要争取新生是纪德的哲学观强调的,而一直努力积累的力量在爱情里让人生畏又想去追寻。

  信仰一直反抗着怀疑,禁欲一直反抗着对生命的热爱,戒律一直反抗着对自由的渴求。

  主人公热罗姆与他的表姐阿莉莎自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

框框束缚的,一旦发现了,应去不断触及自我真实或荒唐的部分,有时候我们必须置身于危险的边缘,是好是坏,总得跨出一步才知道结果。

  “你们努力从这窄门进来吧,因为宽宽的门与宽宽的路通往灭亡,进入地狱的人很多;然而,窄窄的门与窄窄的路,却通往永生,找到前往永生之路的人是极少数的。”,牧师的话像遇示着着极少数从窄门通过的人必定经历无法想象的磨难。男主人公热罗姆一直追求阿丽莎喜欢一切,拥有高尚的美德、变得出色,自己将来成为什么样的人也一定是因为阿丽莎才这样。但是,阿丽莎对他说:“你首先要找寻上帝的国度和天理。”热罗姆的思想所追求的的道路是根据阿丽莎来选择,占据他大脑的“思想”,常常是更奇妙的交流的一种借口,如文中所说,这是对感情的修饰和爱的遮掩。在种种表象的背后,我们似乎不直白和大胆伸向通往上帝的窗口。

  阿丽莎说:“我们必须寻求思想的发扬,而不是解放。后者不过是可憎的傲慢,我们的野心不在反叛,而在服从。”,看到这一点是,我发现自己混淆了发扬和解放的定义,思想的解放是我们对世界和自己的认识在不断地更新,我们的思想更加开放,而思想的发扬又是另一种含义,发扬一种还是多种,发扬会不会剑走偏锋,刻意强调某种思想的发扬会不会是一种偏执?于阿丽莎,无论怎样幸福,她都希望更近一步,不断追求无限可能的接近,如果快乐不是向前进步的她便会不屑一顾,对爱情的信仰脱离了世俗和自我。而她额这种纯洁信仰反而让我觉得恐惧,因为太难能可贵,似飞蛾扑火。

  书的结尾,阿丽莎在思想的挣扎中逝去,而时隔过年,杰罗姆依然将一种没有希望的爱情在心里长久地保持下去。他们的爱情纯洁浓烈,还有漫长的孤寂与遗憾。

  upload.jianshu.iousersupload_avatars767799fbb454fe0b7.jpeg?imageMogr2auto-orientstrip%7CimageView21w96h96

  华佩

  upload.jianshu.iouser_badge22d8d123-271c-4d80-9c59-6990844a9e37

  0.1

  2019.07.21 12:19

  字数 1076

  《窄门》是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的经典小说,描绘了一个以悲剧结局的爱情故事。在这部作品里,不管做出任何牺牲都要争取新生是纪德的哲学观强调的,而一直努力积累的力量在爱情里让人生畏又想去追寻。

  信仰一直反抗着怀疑,禁欲一直反抗着对生命的热爱,戒律一直反抗着对自由的渴求。

  主人公热罗姆与他的表姐阿莉莎自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

框框束缚的,一旦发现了,应去不断触及自我真实或荒唐的部分,有时候我们必须置身于危险的边缘,是好是坏,总得跨出一步才知道结果。

  “你们努力从这窄门进来吧,因为宽宽的门与宽宽的路通往灭亡,进入地狱的人很多;然而,窄窄的门与窄窄的路,却通往永生,找到前往永生之路的人是极少数的。”,牧师的话像遇示着着极少数从窄门通过的人必定经历无法想象的磨难。男主人公热罗姆一直追求阿丽莎喜欢一切,拥有高尚的美德、变得出色,自己将来成为什么样的人也一定是因为阿丽莎才这样。但是,阿丽莎对他说:“你首先要找寻上帝的国度和天理。”热罗姆的思想所追求的的道路是根据阿丽莎来选择,占据他大脑的“思想”,常常是更奇妙的交流的一种借口,如文中所说,这是对感情的修饰和爱的遮掩。在种种表象的背后,我们似乎不直白和大胆伸向通往上帝的窗口。

  阿丽莎说:“我们必须寻求思想的发扬,而不是解放。后者不过是可憎的傲慢,我们的野心不在反叛,而在服从。”,看到这一点是,我发现自己混淆了发扬和解放的定义,思想的解放是我们对世界和自己的认识在不断地更新,我们的思想更加开放,而思想的发扬又是另一种含义,发扬一种还是多种,发扬会不会剑走偏锋,刻意强调某种思想的发扬会不会是一种偏执?于阿丽莎,无论怎样幸福,她都希望更近一步,不断追求无限可能的接近,如果快乐不是向前进步的她便会不屑一顾,对爱情的信仰脱离了世俗和自我。而她额这种纯洁信仰反而让我觉得恐惧,因为太难能可贵,似飞蛾扑火。

  书的结尾,阿丽莎在思想的挣扎中逝去,而时隔过年,杰罗姆依然将一种没有希望的爱情在心里长久地保持下去。他们的爱情纯洁浓烈,还有漫长的孤寂与遗憾。

  《窄门》是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的经典小说,描绘了一个以悲剧结局的爱情故事。在这部作品里,不管做出任何牺牲都要争取新生是纪德的哲学观强调的,而一直努力积累的力量在爱情里让人生畏又想去追寻。

  信仰一直反抗着怀疑,禁欲一直反抗着对生命的热爱,戒律一直反抗着对自由的渴求。

  主人公热罗姆与他的表姐阿莉莎自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

框框束缚的,一旦发现了,应去不断触及自我真实或荒唐的部分,有时候我们必须置身于危险的边缘,是好是坏,总得跨出一步才知道结果。

  “你们努力从这窄门进来吧,因为宽宽的门与宽宽的路通往灭亡,进入地狱的人很多;然而,窄窄的门与窄窄的路,却通往永生,找到前往永生之路的人是极少数的。”,牧师的话像遇示着着极少数从窄门通过的人必定经历无法想象的磨难。男主人公热罗姆一直追求阿丽莎喜欢一切,拥有高尚的美德、变得出色,自己将来成为什么样的人也一定是因为阿丽莎才这样。但是,阿丽莎对他说:“你首先要找寻上帝的国度和天理。”热罗姆的思想所追求的的道路是根据阿丽莎来选择,占据他大脑的“思想”,常常是更奇妙的交流的一种借口,如文中所说,这是对感情的修饰和爱的遮掩。在种种表象的背后,我们似乎不直白和大胆伸向通往上帝的窗口。

  阿丽莎说:“我们必须寻求思想的发扬,而不是解放。后者不过是可憎的傲慢,我们的野心不在反叛,而在服从。”,看到这一点是,我发现自己混淆了发扬和解放的定义,思想的解放是我们对世界和自己的认识在不断地更新,我们的思想更加开放,而思想的发扬又是另一种含义,发扬一种还是多种,发扬会不会剑走偏锋,刻意强调某种思想的发扬会不会是一种偏执?于阿丽莎,无论怎样幸福,她都希望更近一步,不断追求无限可能的接近,如果快乐不是向前进步的她便会不屑一顾,对爱情的信仰脱离了世俗和自我。而她额这种纯洁信仰反而让我觉得恐惧,因为太难能可贵,似飞蛾扑火。

  书的结尾,阿丽莎在思想的挣扎中逝去,而时隔过年,杰罗姆依然将一种没有希望的爱情在心里长久地保持下去。他们的爱情纯洁浓烈,还有漫长的孤寂与遗憾。

达到当天最大量